第一百零一章  被虐的西門亞

作者:三甜七苦|發布時間:2019-10-21 22:11|字數:3137

介站在一旁翻白眼,輕笑一聲:

“不會就是和這家伙生的吧?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啊!”

不像啊!三個字,深深地刺痛了西門亞的心,他的女人,竟然和別人發生了關系就算了,還生了孩子,這讓他怎么忍!

絲毫沒有意識到,人家都生孩子了,自己才是那個第三者!

西門亞渾身散發著靈力,看著介的目光帶著殺氣!

太女大人看著這一個倆個的,是要為了自己打架嗎?

其實不必的,她可以都娶回家的不必打架斗毆的,劃傷了小臉,她可是會不要的!

聞把太女大人按在懷里,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太女大人可能是因為剛才和宗澤玩的太厲害了,現在有些累,依靠著聞的胸口,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

西門亞和介在那邊對抗著,最后倆人不知怎么想的,都放棄了使用靈力,而是赤手空拳的打了起來。

雖然,西門亞好歹也是一方老大。

但是,他依然被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。

簡直是被虐的慘不忍睹!

得虧太女大人睡著了,不然非的笑哭不可。

西門亞被打的鼻青臉腫,根本就看不出來,原來那英俊瀟灑的模樣,活脫脫的一只大肥豬,哈哈…

介從西門亞的身邊走過,還不忘挖苦諷刺:

“就這樣還想和我家小姐在一起,你簡直是癡心妄想!”

然后,西門亞就看到聞,不屑的眼神。

好吧,我們的西門大大,就這么被太女大人的哥哥們,虐慘了!

簡直是從心里擊垮的!

西門亞躺在地上,腦子里全是剛才介說的話,心里變強的念頭,在他心里越發堅定。

一定要坐到那個位子。

一定!

習涼和阿晨幾個找了過來,就看到自家老大躺在地上,不,準確的說,是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來。

阿浩急脾氣:

“大哥,怎么了?要不要去報仇!”

西門亞攔住他:

“不用,回$國去吧,這個地方,呆夠了。”

阿水心里明白,老大一直不回去原因,就是因為嫂子。

這是和嫂子鬧掰了嗎?

“大哥,嫂子…”

西門亞站起來,目視著剛才聞帶走太女大人的地方:

“他會照顧好她的。”

阿浩不滿的嘟囔:

“大哥是放棄了嗎?雖然嫂子地位很高,但是我們也不能就這么認輸啊!”

阿晨沒少勸西門亞趕緊回去,雖然那邊有人看著,但是老大不在,總歸是差了些:

“大哥,今晚走吧,他又有行動了,我怕回去晚了,會出事。”

“嗯,走吧。”

阿浩雖然不情愿,但是還是不愿意,于是。他用手機給太女大人發了消息:

嫂子,大哥要帶我們走了,你能來見我們最后一面嗎?地址某某酒店。

車上的太女大人睡的迷迷糊糊,被手機的聲音鎮醒,看著手機發呆。

聞把手機拿過來,看到內容:

“要不要去?”

太女大人搖搖頭直接睡覺。

晚上十點,太女大人偷偷摸摸的從窗戶跳下去,一路小跑出去。

站在窗戶邊的聞,看著下面的人影,回到了床上躺下來,卻發現床上已經有一個人了:

“你怎么在這兒?”

介直接摟著聞,打著哈欠:

“好困,睡覺。”

聞無奈的搖了搖頭,也躺下睡了。

在他看不見的地方,介笑得像一只偷腥的貓。

晚上,太女大人東拐西抹的,總算是找到地方了,阿浩一見到太女大人,就拉著她進了一個屋子里,一把把她推進屋子里,關上門離開了。

“出去,我不吃。”

太女大人悄摸摸的走過去,摟住西門亞的脖子,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:

“怎么了?”

西門亞扭過腦袋不看太女大人,嘴里嘟囔著:

“你來干什么?”

太女大人咬著西門亞的耳朵:

“吃你。”

西門亞繼續不搭理太女大人,太女大人直接撲倒西門亞,卻被西門亞的臉嚇到了:

“哈哈,哈哈,哈哈…”

“你的臉怎么了?好丑啊!哈哈…”

西門亞的臉都黑了,直接吻上太女大人,再也按耐不住。

“好笑嗎?”

太女大人點點頭,憋著笑。

西門亞看著太女大人  fen  嫩嫩的唇,再一次毫不猶豫的咬了下去:

“還笑嗎?”

太女大人直勾勾的看著西門亞的臉,雙手捧著西門亞的臉,滿臉深情,卻冒出一句:

“下不去口!”

西門亞大大表示,這個沒良心的女人,今晚一定讓她哭著求饒:

“下不去口,嗯,再說一遍。”

太女大人膽大包天:

“下不去口,啊,啊呀,不要,好癢,不要…”

在門口偷聽的阿浩他們,表示,老大的臉,太丑了,是真的下不去口!

“我不走了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因為我想一輩子都這么愛你!”

“不要,我才不要一輩子和你一個人!”

西門亞嚴肅的看著太女大人:

“你還要和誰?”

太女大人伸手摟著西門亞,十分正經的說:

“當然多多益善了!”

西門亞一個翻身,讓太女大人在下面:

“你只能有我一個!”

“不行,本宮的身份在哪兒放著呢!”

“我不管,我不管,你只能是我的!”

再一次欺身而上,不一會兒,屋子里再一次傳來各種打情罵俏的聲音,久久不能散去。

太女大人因為太累沉沉的睡了過去,西門亞起身,在太女大人的額頭吻了吻,穿上衣服離開。

第二天,太女大人還沒有醒來,因為她被糾纏住了。

另一個空間里

“你沒死!”

“你以為呢?”

“那你去哪兒了?你知不知道,我怎么都找不到你。”

越說越小聲,暮鳳凰有些心虛,因為都是因為她,太女大人才會這樣的。但是,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兒,她還會那樣做。

太女大人一瞬間到了暮鳳凰面前,盯著她:

“你會找我?還是以為我沒有死透?”

“我,我,我…”

暮鳳凰結巴了,不知道該怎么解釋,卻聽到太女大人陰深深的恐嚇:

“或者,這次,我先下手,把你除掉!”

暮鳳凰后退幾步,看著太女大人的臉,有些激動:

“不!”

太女大人一瞬,躺在她的專屬床上:

“怎么?害怕了?”

暮鳳凰僵硬的站在哪兒,閉上眼睛,嘆了一口氣:

“好吧,或許這是命中注定的,你來吧?”

太女大人手摸著床,這是上次她死的地方,眼神冷漠無情,一把抓住暮鳳凰的脖子,臉上笑得陰深恐怖:

“你說的,我成全你!”

暮鳳凰閉上眼睛,一副了然心愿的樣子。

太女大人松開手,再一次躺在自己專屬的床上:

“不必了,我本來就想離開這個地方,別因為你的身子,拖累我,到時候走不掉!”

暮鳳凰呆坐在地上,看著太女大人:

“你要走?”

太女大人輕挑的口吻:

“我什么時候,說過,我要,留下的!”

暮鳳凰低著頭,有些尷尬,她好像真的沒有說過要留下。

太女大人伸手挑了挑暮鳳凰的下巴,瞇著眼睛:

“你好像很害怕,別人靠近你,對不對?”

暮鳳凰扭頭不理太女大人。

“上次,你的反應,我可是記憶猶新。”

“我,在聞他們沒有來之前,被一群人抓走過,差點被他們強了,所以我討厭別人靠近。”

暮鳳凰想著當年的往事,心里就一陣苦澀。

“那現在呢?我不比上次的距離遠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太女大人伸手把暮鳳凰摟在懷里,手輕輕拍打著她的背,溫聲細語的安慰:

“以后,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暮鳳凰雙手摟著太女大人,哽咽的哭了起來。

電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,打破了倆人恩愛時間。

“喂?”

“老大,在哪兒呢?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在某某酒店。”

另一個空間里

想著昨天的時候,太女大人覺得,有必要問問:

“你到底找了多少個男人?”

暮鳳凰聽不懂太女大人說的什么意思:

“啊?”

太女大人呼出一口氣,一本正經的說:

“我說,昨天那個,叫什么西門的,你男人?”

暮鳳凰一愣:

“不是你男人嗎?”

太女大人嘴角抽抽:

“額?那我睡了他,怎么辦?”

暮鳳凰微微泛紅:

“我也是。”

太女大人眼尖的看到暮鳳凰臉上不正常的紅暈:

“怎么了,臉怎么紅了?”

“沒,沒。”

太女大人個機靈鬼怎么會不知道,這其中的含義,猥瑣的笑著:

“他不會是你第一個男人吧?嗯?”

“嗯。”

太女大人表示吃驚了:

“不會吧!”

她深深地覺得有必要給暮鳳凰洗洗腦:

“你這女人,怎么能,只有他一個男人!昨天我就睡了一個男人,長什么樣,我忘了,不過,一點技巧都沒有,一點都不舒服。”

暮鳳凰對于太女大人亂用她的身體,到處睡男人,表示深深地無語。

“你,走走,本宮帶你出去見見世面。”

暮鳳凰直接被推了出去:

“不要,你不會來真的吧?”

太女大人躺在她的專屬床上:

“你以為呢?去,那個叫喜鵲的家伙,總是讓我勾引男人,說什么他都是按你說的來的,好了,你去吧,我要睡了。”

“奧,我忘了,給文琪復仇的事情了。”

暮鳳凰眼神暗了暗感覺身子異常的不在狀態,低頭一看:

“你昨天就不能輕點!渾身疼死了!”

“我能怎么辦?那家伙跟頭喂不飽的白眼狼似的,本宮好累,要休息了,你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門外卻在這時,響起來敲門的聲音。

山西11选5任三倍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