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:威脅

作者:蜜雪晴清|發布時間:2019-10-21 14:30|字數:2564

另一邊,舞兒很快就找到了萍香所在之處:“萍香,跟我走吧。”

萍香本來正跟其他丫鬟說著話,突然聽到舞兒叫她,愣了一下,不過立刻就反應過來了,趕緊說道:“舞兒姐姐,可是有什么事情嗎?”

舞兒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仍然繼續說道:“你先跟我過來吧。”

萍香叫舞兒有什么事的樣子,便沒有繼續問了,連忙放下手中的掃帚,跟了上去:“是。”

舞兒帶著萍香走到一個小角落那里,見到周圍沒有人,便停下來,看著萍香說道:“等一下我帶你去見烏雅格格。”

還沒等舞兒說完,萍香就一臉的興奮了:“可是烏雅格格找我有什么事情嗎?”萍香一臉的興奮,還以為烏雅格格找她是有什么好事,上一次 她幫烏雅格格辦妥了一件事情之后,獎賞可是很豐厚的。

舞兒沉著臉說道:“閉嘴!聽我說完,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。”

難得看到舞兒發那么大的火,萍香嚇得都不敢說話了,立馬說道:“是是是,舞兒姐姐快說。”

舞兒厭惡地看了萍香一眼,便繼續說道:“這次帶你過去,是因為伊側福晉想要你,玉和她們已經過來了,要把你帶回去雨花閣。”

聽到舞兒說的這句話,萍香一時忍不住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伊,伊側福晉?要,要帶我,回雨花閣?”

舞兒平靜地說道:“是的,伊側福晉已經讓玉和過來了,要帶你回去雨花閣。”

一聽到伊側福晉這四個字,萍香就害怕起來了,讓 她不由得想起了一些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,就更加害怕了,生怕是伊側福晉知道了些什么事情,所以才會把她要過去。

萍香忍不住驚恐地說道:“舞兒,舞兒姐姐,莫不是伊側福晉知道些什么事了嗎?!”

舞兒驚得看了看眼周圍, 確定了沒人之后才皺著眉頭說道:“你給我閉嘴!說什么胡話!我們可是什么都沒有做過的!”舞兒說完并緊緊的盯著萍香。

萍香聽到后,有些害怕舞兒,便只能諾諾地說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

舞兒看了一眼萍香,接著說道:“你可得給我記牢了,我們可是什么都沒有做過,更不關烏雅格格的事情,可不要什么事情都扯上烏雅格格!”

萍香忙不迭地點頭:“是是是,奴婢知道的,我們什么都沒有做過!”

舞兒不緊不慢地說道:“到時候你去了雨花閣那里,你應該知道怎么說話了吧?有些話可不能亂說,知道嗎?萍香?不然到時候,我怕連烏雅格格也保不住你啊。”

萍香此時感到很害怕,生怕舞兒也不管她了,連忙點了點頭,說道:“是是是,奴婢知道的,奴婢雖然笨,但還是知道分寸的,舞兒姑娘放心,奴婢是絕對不會亂說話的。”

舞兒滿意地笑了出來:“既然你知道分寸的話,那就好,那我就再告訴你一些事情吧,免得說我不提醒你,那件事情可是跟烏雅格格是沒有任何關系的,證據也早就已經銷毀,無論怎么查都查不到的,這是肯定的,伊側福晉現在把你招去她的院子里面,肯定也只是有所懷疑罷了,不過就算你說了出去也是沒有關系的,因為根本就沒有任何證據,只有你一個人說是空口無憑的。”

頓了頓,舞兒繼續說道:“況且,你做出了那種事情,伊側福晉肯定不會容你的,現在除了我們格格,誰,也幫不了你,你還是自己好好思量思量一下吧。”

萍香聽到這句話,立馬說道:“舞兒姑娘放心,奴婢知道該怎么做的,不該說的,一句都不會說的。”

舞兒瞇了瞇眼,輕聲說道:“哦?是嗎?希望你記住今天你自己說過的話,不然要是讓我聽到了任何一句關于烏雅格格的不利傳言的話,你知道你的下場會是怎么樣的。”

萍香像小雞啄米一樣拼命地點頭:“奴婢知道,奴婢知道,舞兒姑娘放心。”

舞兒看著話也說的差不多了,這才輕輕地“哼”了一聲:“好了,我們走吧,我出來也久了,免得格格等久了。”

萍香小心翼地應道:“是,奴婢知道了。”

舞兒帶著萍香,不一會兒就回到去了。

舞兒輕聲說道:“格格,萍香來了。”

烏雅氏不咸不淡地說道:“嗯。”

舞兒在后面推了萍香一把,萍香一個踉蹌就往前走了一步:“奴婢見過烏雅格格、高格格。”

“嗯,起來吧。”

烏雅氏看了舞兒一眼,舞兒會意,看著玉和說道:“玉和姑娘,這就是萍香了。”

玉和看了一眼萍香,也沒有說什么,便立刻轉移了視線,看著舞兒說道:“多謝舞兒姑娘了。”

高氏在一旁笑盈盈地說道:“既然萍香也帶來了,玉和姑娘就快些帶她回去吧,免得伊側福晉等急了。”

玉和笑著點了點頭,看著烏雅氏,笑道:“既然萍香已經帶到了,那我就先帶她回去雨花閣,跟側福晉稟報一聲,免得側福晉著急了。”

烏雅氏諷刺地說道:“伊側福晉還真是喜愛這個外套,不知道的,還以為伊側福晉把她當成寶呢。”

玉和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
見狀,烏雅氏也不好自討沒趣的,只能說道:“好的,把她帶回去吧,別礙著我的眼。”

“是。”

玉和上前一步,看著萍香說道:“萍香姑娘,跟我們走吧。”

萍香可能還是感到害怕,下意識的就后退了一步。

玉和看著她,微微一笑:“萍香姑娘,怎么了?可是還有些什么事情嗎?”

萍香諾諾地說道:“沒,沒有。”

玉和也不介意,繼續說道:“既然如此的話,那就走吧,別耗著時間了。”

“是。”萍香雖然答應了,但是卻下意識的看著舞兒,腳步有些不肯挪動。

舞兒心里一驚,連忙瞪了她一眼,手往萍香的后背推了一把,萍香整個人都往前踉蹌了幾下。

舞兒小聲喝道:“還不快去?!愣著干什么?”

高氏也看出了那萍香有些不妥的地方了,好似有些害怕忌諱?高氏想了想,莫不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嗎?就算不是,看著也不是什么好事情,而且還是跟烏雅氏有關的,高氏想想都覺得興奮。

高氏一臉溫柔地說道:“怎么了?看著這丫鬟,莫不是還有其他事情要說?”

舞兒笑道:“怎么會?想來可能是離開了院子,有些舍不得罷了,是嗎?萍香?”

“哦?”

萍香小聲說道:“是,是這樣的,舞兒姐姐沒有說錯,奴婢只是以前一直在烏雅格格院子里做事,現在突然離開,有些不舍得罷了。”

高氏笑了笑說道:“要我說啊,萍香丫頭念舊也是好的,不過你可是準備要去伊側福晉的院子里的,舊主雖好,但還是忠心耿耿侍候新主才好,你說是吧?萍香?”

萍香聽到后,連忙說到說道:“當然,當然,謝謝高格格教誨,奴婢記住了。”

高氏笑道:“那就好,那你快些跟玉和姑娘她們回去吧,免得側福晉她等急了。”

玉和也在一旁淡淡地說道:“走吧。”

萍香只能點了點頭:“是。”

萍香走之前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烏雅格格,帶著些哀求地說道:“格格。”說完,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烏雅氏立馬瞪了萍香一眼,略帶威脅地說道:“怎么了?!”

嚇得萍香立馬低下了頭,說道:“沒,沒有。”

烏雅氏不耐煩地說道:“那還不快走!”

“是。”

“奴婢告退。”

這次,萍香也終于肯跟著玉和回雨花閣了,一聲不吭地跟在后面,也沒有反抗,玉和帶過來的兩個婆子也沒有用到了。

山西11选5任三倍投